⬇🌸⬇

您好,我是穆泯阳。

目前纲吉厨和ZR脑!!

一个枯燥无聊又胆小的人。

学业繁重长期间歇性消失。

患持续性少女心和恋爱脑。

评论>关注>推荐>红心。

【zr】撒娇请适度

◎骰输。我流猫化。 @Salieri
◎Issac•Foster×Rachel•Gardner。
◎文中人物属于星屑KRNKRN,我对其擅自进行二次创作,十分抱歉。

Rachel看着Issac的黑色外衫。

那就是他的外衫,没有一点差错,就连衣服下摆那里的一片洗不去的血迹也一如既往,可是它并没有被它的主人穿着,只是和那条红色的裤子、沉重的镰刀一起,像是随意丢弃一样在地上摆着。

这也没什么异常,可能是它们的主人故意所为,但是那件黑色外衫中间能够看到轻微的的鼓起,并且还在...

【zr】可花瓣是怎么来的呢

◎骰输。我流花吐。
◎Issac•Foster×Rachel•Gardner。
◎典型性耐心耗尽虎头蛇尾。
◎请考虑后再选择性阅读。谢谢您。
◎文中人物属于星屑KRNKRN,我对其擅自进行二次创作,十分抱歉。

Issac感到异常焦躁。

这种焦躁来得莫名其妙,就像是打不开一道必过的铁门,撕不开一包袋装的薯片,或者说不出一个重要的事情。这种如鲠在喉的感觉围绕着他烦得让人发疯。他暴躁地抬高手中比Rachel还高的镰刀一下一下地用力砸着脚下砖石,直到一块稀碎后又换一块,如此循环往复。

他不愿思考原因是什么,但事到如今他也必须想一想——这种感觉非常大的影响了他的行动和判断。几天前他还能控制住自...

【zr】罅隙前后(1)

◎魔女集会pa。
◎Issac•Foster×Rachel•Gardner。
◎个人主页中有相关设定。
◎请考虑后再选择性阅读。谢谢您。

00

他还是个人类中的孩子,她想。

可是人类的孩子都这么高吗?

01

雨后空气在潮湿的同时还带着土腥味。

她快步向前跑着,臂弯里环着蔫蔫不乐的、甚至变小了的扫帚。雨打在宽大的帽沿上劈啪作响,有些顺着帽尖滑落下来在她的眼前形成细密的雨帘模糊前方光景。

这场雨来的突然,既没有协会通知又没有在她今早的占卜上出现。就像长长的队伍中偶尔穿插进一两个人,不招人喜欢却...

关于罅隙前后。

about something

①二人身世这个时候写出来会剧透。

②架空世界观。在魔女集会pa的基础上有自己魔改。魔女、狼人、精灵等生物与人类彼此互知维持着和睦共处的表面现象。

③人类对其他种族的看法比起惧怕更像歧视。他们渴望站在最顶端。「非我族者,其心必异。」

④单数为Rachel视角。双数为Issac视角。00是我与文无关的闲话。

⑤ooc有。未能成功揣摩两人性格和心理就擅自写出这样粗糙的故事真的非常抱歉。

⑥文中人物属于星屑KRNKRN,我对其擅自进行二次创作,十分抱歉。

⑦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谢谢您看到这里。

待改。

暑假预警。谁愿意和我一起玩。我、我可以替你点外卖的(?

【all27】茶会与方糖(01)

【爱丽丝梦游仙境pa】

#短打chapter 1#
#云雀恭弥主场。#
#好像还是没有CP向。#
#ooc严重,非常抱歉。(´;ω;`)ブワッ#
#彻底从童话故事变成了恶搞向的乱七八糟,非常抱歉。(´;ω;`)ブワッ#

云雀恭弥是个无神论者。

信仰神明简直是最愚蠢不过的行为,将...

【 】

那是个晴朗过头的午后。

沢田纲吉坐在那把永远摆在向阳窗前的木质摇椅上,那上面的漆因为平日的阳光照射略微褪色,阳光的味道刻进了木头深处。他喜欢在这样的天气里躺在椅子上晒太阳,每个细胞都散发着惬意和慵懒,而他就在缄默的一呼一吸间融化着落入深渊里沉浮。

这是彭格列十代目的特权。或许也是对于他忙碌得过了头的青春岁月的补偿。这也是他所期望的。但奇怪的是沢田纲吉偶尔会怀念以前累死累活的日子——得不到的也许都是最好的。

他退休了,在不知不觉间被归属到需要被保护的人的行列里。

沢田纲吉一生未娶,他把伟大的时间奉献给了伟大的彭格列,于是他也被冠上了伟大的头衔。或许这个词汇会一直陪着他刻上墓志铭。

金色...

【纲吉中心】

   
    chapter 00
   
    ﹉

   
    【那是月光下最高贵的神祇】
   

    月光如练。
   

    现在这个时候的夜风依旧带着一丝冷冽的寒意,衬得此时本来便略带着一丝凄冷意味的月光更加惨淡。风在月的注视下发出轻轻浅浅的低吟,拂过自残破神柱上垂下的卷曲...

【狱纲】

   
    夏季最后的蝉鸣环绕在耳边,响亮却也聒噪。

沢田纲吉单手撑着脑袋看向窗外,下午的太阳不像晌午那样刺眼,但也同样充斥在空气中散发着燥热的气息,仿佛足以让人融化在阳光的照射下。

他眯了眯眼,对于那一束刚巧落在他脸上的阳光有些不满,...

© 穆泯阳 | Powered by LOFTER